目前分類:奇妙的生物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動物界中的十大致命殺手

國際在線:如果有人問你,你能想到的最致命的動物都有哪些?你能說出幾個呢?獅子、鯊魚和眼鏡蛇可能是人們都能想到的,但是那些外表看似柔弱,體型很小的動物也會是致命的殺手嗎?排在動物10大致命殺手第一位的會是什麼呢?趕快和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第10名 毒箭蛙

别看毒箭蛙体型很小,身长一般不超过5厘米,但是它却能轻易地致人于死地。毒箭蛙的背部能渗出一种粘糊糊的神经毒素,这能使掠食者对它“敬而远之”。据说,每只毒箭蛙可以制造出足以让10个人丧命的毒素。毒箭蛙主要生活在巴西、圭亚那、智利等地的热带丛林里。





第9名 非洲野牛

非洲野牛是生活在非洲大陸的一種大而性情凶猛的水牛,體重一般可達1500磅。碩大而向下彎曲的鋒利雙角是它們防御和攻擊敵人的重要武器。如果只遇到一只非洲野牛,那麼你真的還算幸運——如果數千只野牛成群結隊地向你這個方向跑來時,真正的危險就降臨了!





第8名 北極熊

我們耳熟能詳,在各個動物園就能看見的北極熊也是動物界中的“危險分子”嗎?

確實,人們在動物園看到的這些北極熊或許憨態可鞠,還讓人們有一種想親近的感覺。但是,野生環境下的北極熊可就截然換了一副面孔。它們把像海豹當成可口的早餐,而且當一只北極熊揮動它那巨大的熊掌時,能輕易地讓你人頭落地。





第7名 大象

接下來的這種致命動物或許又超出了人們能夠理解的範圍,一向溫順而且又能充當人類幫手的大象怎麼也會出現在這個名單之中呢?

要知道,並不是所有的大象對人都那麼溫順友好的。在世界範圍內,每年會有500多人死於大象的攻擊。非洲像通常可以長到大約1.6萬磅重。不必提及它們那長而鋒利的尖牙,相比較來說或許踩踏的方式還更能讓人們接受。





第6名 澳洲鹽水鱷

千萬不要把澳洲鹽水鱷看成是浮在水面上的木頭塊,否則這可是個致命的錯誤!澳洲鹽水鱷可以在水中保持靜止不動的狀態,等待過路者自己送上門來。在一眨眼的功夫裡,它會突然撲向獵物,然後將其拽到水中淹死後肢解,最後開始享用“美味”。





第5名 非洲獅

面對著一只非洲獅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威脅?巨大的尖牙,行動迅速,刀子般鋒利的尖爪?沒錯,全都沒錯!所以你最好希望它還不是非常餓





第4名 大白鯊

大白鯊傷人的慘劇已經發生了不少,因此人們也很容易理解為什麼這種水中的龐大掠食者會躋身這一行列。擴散到海水中的鮮血可以刺激大白鯊,讓它進入到一種對食物的瘋狂狀態,它會用多達3000顆牙齒撕咬水中任何移動的物體。





第3名 澳大利亞箱形水母

讓我們一起進入致命動物排名的“前三甲”!誰能想到澳大利亞箱形水母這種柔弱不起眼的海洋生物竟然能超過大白鯊和非洲獅等強大的食肉動物,成為我們名單中的第3名呢!

澳大利亞箱形水母也被稱為海黃蜂,這種如沙拉碗般大小的水母觸須數量可達60根之多,每根觸須又長達4.6米。每只觸須上都長有5000個刺細胞和足夠讓60人喪命的毒素,因此它們也被科學家稱為海洋中的透明殺手。最可怕的是,據說這種致命的水母還會主動攻擊人類。澳大利亞箱形水母可以把松弛狀態下的1米長觸角“射出”3米遠,纏繞住游泳的人,毒液會阻斷人的呼吸,而解毒藥只在被攻擊後很短的幾分鐘內注射才能生效。在這種情況下,惟一能免受攻擊的方法就是不在這種水母出沒的海域中游泳。





第2名 亞洲眼鏡蛇

或許這種動物早就在人們的猜測範圍之內了。是的,無論怎樣眼鏡蛇都會被列入到這個名單之中的,因為它確實太可怕了。每年都會有大約5萬人因為被蛇咬而死亡,而被亞洲眼鏡蛇咬傷致死的人數要占其中很大的一部分。





誰也想像不到的“冠軍得主”

最致命的動物殺手第一名馬上就要揭曉了,究竟是什麼動物,它的威脅能超過鱷魚、獅子、大白鯊甚至是眼鏡蛇呢?或許沒有一個人能夠猜到這個正確答案——它就是蚊子!

蚊子在夏天幾乎隨處可見。雖然,很多蚊子的叮咬只讓人感覺到發癢,但是有些蚊子卻攜帶和傳播著能夠引起瘧疾的寄生蟲——瘧原蟲。其結果就是,小小蚊子竟然是造成每年超過200萬人死亡的原因!它不是第一名誰是呢?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紀元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秦安妮報導/2002年10月2

5日﹐阿曼多.亨里克茲在聖地亞哥展示了一個人形外來生物。他

說他是10月初﹐在智利一個杳無人跡的地方發現這個生命體的﹐

當時它還活著﹐但幾天以後就死了﹐還變成了木乃伊。
 


圖﹕阿曼多.亨里克茲在展示一個人形外來生物。(法新社)

據法新社智利聖地亞哥(Santiago)報導﹐智利南部發現一個身高不

足8厘米﹑瘦骨嶙峋且奄奄一息的生命體﹐所屬何種尚且不得而知



這個小生命體被一個男孩在聖地亞哥以南500公里處的拉谷揀到

後﹐僅存活8天就離世了﹐在這8天﹐它不吃不喝。臨死之前﹐它

不停的轉動著一只眼睛。據報導﹐辭世以後﹐很快﹐也沒有被壓縮

﹐它的身體就變成木乃伊狀。它的腦袋大大超過與身體的正常比例

﹐眼睛看著脅部﹐粗頸﹐有四條腿。



圖:該生物長7.2厘米﹐有發育良好的頭﹑四肢和軀干﹐不象人類

胚胎﹐也不是任何已知生物。

獸醫師派德.凱登對它做了檢查﹐他說﹐它不屬于任何一種動物。

醫師馬裡奧.杜塞爾手裡拿著它﹐對記者說﹐它是人的死胎。心理

學家杜塞爾在跟男孩的每一位家庭成員單獨談話後﹐認為這不會是

個騙局﹐“沒有組合這樣一個生命體的跡象”。但是大部份人認為

作結論為時過早﹕死胎不是沒見過﹐沒有這個樣子的。

後來這個發現被送到智利首都接受專家的鑒定。但是根據以往的經

驗﹐如果發現有假還好說﹐揭露出來澄清就是了﹔如果經過一系列

鑒定發現是全新的生物﹐這就要看科學界有沒有面對事實的勇氣了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我在巧合下對殭屍產生好奇,因此上各國的網站查詢有觀殭屍和索拉難病毒的資料,但我偶然發現各個國家對這事一直採用封鎖的方式,但我還是找到許多資料,甚至還去購買〈世界末日 求生指南〉一書來看,並且用書上提出的事件,找了許多的資料影片,原本半性半疑的我,現在也相性了,我將整理出最完整的殭屍資料。

「打鬼戰士: 世界末日求生指南 」這本書有說,這種駭人病毒

------------------------------------------

「索拉難」這種病毒進入人體之後,透過血液直奔腦部。它利用大腦前頁的細胞來達到自身增生的目的,但途徑迄今還不是很清楚。「索拉難」一面增生,一面摧毀腦細胞,讓身體機能停止,最後心跳也沒了,使得受到感染的這個客體呈現「死亡」的狀態。腦部雖然還算活著,也已經呈現休眠,而「索拉難」病毒則將腦部突變成為新器官。這個新器官最大的特色就是不必倚靠氧氣而存活,因此腦部的新器官可以指揮全身,又不受到氧份的限制。

突變完成之後,腦部的新器官重新啟動全身,此時這個人的身體與以前大不相同,可是有些身體功能還在,有些部分則經過改造,還有些功能完全消失。這個全新的有機體就是殭屍,也就是活死人。

1.「索拉難」的誕生:
很不幸的是,現在還搞不太清楚自然界當中「索拉難」的存在狀況。全球各地生態系統當中的水體、氣體、土壤裡面,對於「索拉難」都呈現陰性反應(沒有索拉難),植物、動物當中也檢驗不出「索拉難」的存在。到本書出版的時候,科學界依舊努力尋找「索拉難」。

2.症狀:
以下的時間表顯示人類受感染之後的變化個體的差異,而有幾個小時的誤差。

第一小時:感染部位疼痛,臉色大變(變紫色,變褐色)。傷口(如果是由傷口感染的話)腫大。

第五小時:高燒(攝氏四十度以上)。畏寒。略呈白癡狀。嘔吐。關節劇烈疼痛。

第八小時:高燒持續不退,感染部位以及四肢麻痺。癡呆狀態加劇。肌肉協調失
效。

第十一小時:下肢癱瘓,全身僵直,心跳速度減緩。

第十六小時:昏迷。

第二十小時:心跳停止,腦波是平的。

第二十三小時:身體重新啟動。

 

3.感染途徑:
「索拉難」病毒具有百分之百的傳染性,百分之百的致命性。對人類來說,幸運的是目前還未發現藉由空氣、飲水傳染的案例,與大自然接觸並不會導致「索拉難」感染。只有透過直接的體液交換,才會感染「索拉難」。最廣為人知的感染方式就是被殭屍噬咬,但這並非單一的感染途徑;曾經出現的感染前例包含自己的傷口與殭屍的傷口接觸,或在爆炸中被殭屍的肢體殘液噴到。如果直接食入受感染的肉品或液體,並不會造成感染(除非嘴裡有傷口),反而會直接斃命,永遠斃命,不會變成殭屍。受感染的人肉具有高度毒性。
歷史上、科學實驗上、民俗傳說裡、口述歷史中並未曾出現「與殭屍嘿咻之後會怎樣」的記載。但前文記載可以推知,從「索拉難」的生物特性來判斷,與殭屍嘿咻的話,則被感染的機率極高。我們在此並不想呼籲大家「不要與殭屍嘿咻」,因為真正敢這樣的人,一定是非常奇怪的人,可能並不在乎要如何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或許有人會爭辯說,殭屍的體液呈現十分凝固的狀態,所以與殭屍的「非噬咬性接觸」並不會受到感染。不過請注意,只要單一的一個微生物就足以啟動整個惡性循環了。

4.跨物種感染:
「索拉難」可以感染一切的活物,無分大小、物種或生態系。但迄今只有人類才會出現「僵掉的身體重新啟動」之狀況。研究顯示,人類以外的生物被「索拉難」感染之後,會在短時期內死亡。宿主一死,連帶使得寄生的「索拉難」也活不下去了,所以這些生物的屍體並不具有危險。宿主死亡的時間很快,「索拉難」還來不及增生,宿主就掛了。蚊蟲咬傷也不會造成感染。實驗證明,蚊蟲具有判別的能力,只要生物已經感染「索拉難」,蚊蟲就不會咬它。

5.治療方式:
人類受感染之後,通常就沒救了。「索拉難」是病毒,不是細菌,所以抗生素沒用。對抗病毒的唯一方式為預防接種,但在「索拉難」的案例中也沒用,因為即使只在身體內注入一點點的病毒,也會立即造成全面性的感染。目前科學家正在進行基因研究,內容包含提升人類抗體以抵抗細胞結構的變化,以及製造出全新的反式病毒,讓反式病毒在體內辨識、殲滅「索拉難」病毒。不過這些方法都還在初步階段,短時期內不會成功。有人從實戰經驗當中發展出另一種治療方式,就是將感染部位立即截除,可是這種療法的效果還待確認,目前的成功率不及百分之十。通常而言,「索拉難」病毒一旦進入人體系統,則患者就算完蛋了。若受感染的個體選擇自殺了結殘生,則必須確保所選用的自殺方式可以先將腦部殺死。實務經驗顯示,受感染的個體若選用「未將腦部完全炸掉」的方式自殺,則依舊會變成殭屍。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在感染後第五個小時內的自殺狀況。無論如何,被殭屍噬咬或者受感染之後的個體若死亡,則遺體必須立即處理。

6.殭屍復活:
有人以為,若將「索拉難」病毒注入新鮮人屍,則可使屍體復活變殭屍。這種看法完全錯誤。殭屍不喜歡吃死屍,所以死屍不能傳遞病毒。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所進行的實驗顯示,將「索拉難」病毒注入屍體之後,不會發生任何事,因為屍體的血液停止流動,無法將「索拉難」傳送到腦部。若將「索拉難」直接注射進入屍體的腦部,也沒什麼用,因為腦細胞已死,無法與「索拉難」互動。簡言之,「索拉難」不能製造生命,「索拉難」只能改變生命狀態

國外發現埃及有殭屍的跡象,這和〈世界末日 求生指南〉238頁所術說完全吻合,我會翻譯部分文章

請往下看

Weighing the evidence for and dating of Solanum virus outbreaks in early Egypt

[image]

This nondescript tomb (center) may be the location where the first historical evidence of a zombie attack was discovered. (Courtesy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索拉難病毒,考古學家在埃及古文明發現,曾爆發殭屍攻擊人類的事件,有壁畫的證據。

Hierakonpolis is a site famous for its many "firsts," so many, in fact, it is not easy to keep track of them all. So we are grateful(?) to Max Brooks for bringing to our attention that the site can also claim the title to the earliest recorded zombie attack in history. In his magisterial tome, The Zombie Survival Guide (2003), he informs us that in 1892, a British dig at Hierakonpolis unearthed a nondescript tomb containing a partially decomposed body, whose brain had been infected with the virus (Solanum) that turns people into zombies. In addition, thousands of scratch marks adorned every surface of the tomb, as if the corpse had tried to claw its way out! [Editor's note: click here for an interview with Max Brooks and a timeline of archaeologically documented zombie outbreaks.]

With the records available to us (Mr. Brooks obviously has access to others), the British dig can be identified as that conducted by Mssr. Somers Clarke and J.J. Tylor, during which they cleared the decorated tombs of Ny-ankh-pepy (Old Kingdom and Middle Kingdom) and Horemkhawef (Second Intermediate Period) on Old Kingdom hill. The notes of Tylor are lost to us, but Clarke's are preserved in the Griffith Institute, Oxford. Unusually cryptic in his discussion, he makes no mention of such a momentous discovery. Thus we can only infer that the tomb in question is one of those in the adjoining courtyard, and just a short distance from the underground chamber we examined in 2006 (see Hierakonpolis 2006: Adventures Underground). The tomb in question may indeed be the one we use a cozy and sheltered spot to take our lunch while working on the Fort, as its plastered, but unpainted walls are indeed covered with innumerable scratch marks that defy photography. If is the case, we might quibble--purely for the sake of scientific accuracy--that the 3000 B.C. date ascribed for the attack should be revised downward to the Old Kingdom, but its premier historical position remains unaffected. [Editor's note: this proposed re-dating, if accepted, necessitates a revision of Brooks's zombie-attack timeline.]

[image]

從壁畫可發現〈世界末日求生指南〉一書中提到要砍掉殭屍的頭,英國的開掘在出土一個墳墓裡面有部份地腐爛的屍體, 腦子被索拉難病毒感染,頭還被砍斷。

Decapitated bodies on the front of the Narmer palette: overview shows Narmer, at left, with catfish and chisel motifs at top center. See detail of decapitated bodies. (Courtesy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On the other hand, in support of the earlier date, some have claimed that the famous Palette of Narmer (ca. 3000 B.C.), also from Hierakonpolis, far from recording a victory in the war of unification of Upper and Lower Egypt, is instead a celebration of the successful repulse of a zombie attack. Although we tend to focus on the verso where the king is shown smiting a kneeling enemy, it is the other side that is actually the front. It is the side with the depression for mixing the cosmetics for adorning the cult statue, and so it would seem that the scene of the king marching in procession to view a pile of decapitated bodies is the really important message. Nevertheless, while this scene may be evidence for zombie activity, reliance solely on pictorial records for such claims is scientifically questionable at best. There may be more to this in that Narmer's name means catfish-chisel, which sounds strange, and a catfish and chisel appear on the palette. But this could make sense if the palette refers to a victory over zombie forces. Perhaps Narmer wielded a large Nile catfish, Clarias?, grasping the tail and using it as a sort of black jack to stun the zombies, then removed their heads with a chisel. While it is an attractive idea, no serious archaeologist would hang their fedora on it without further evidence.

Recent work at Hierakonpolis has, however, revealed compelling evidence that zombies may have been problematic already in Predynastic Egypt (ca. 3500 B.C.). Because this work has been undertaken with the most modern techniques, there is also the potential to uncover the hard scientific facts to illuminate the matter fully.

[image] Headless at Hierakonpolis. Left is one of several Predynastic graves from cemetery HK43 where the head is missing but the rest of the burial is intact including several lovely grave goods. (Burial 165)

[image]


These beads were found around the neck, but the head was gone. (Courtesy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Predynastic research, Sir W.M. Flinders Petrie reported several headless, but seemingly intact, burials during his famous excavations at Naqada in 1895. Further excavations at Gerzeh and other sites revealed more of these curious burials, but no satisfactory explanation could be proposed at the time. More recently, excavations in the non-elite cemetery at Hierakonpolis (HK43), undertaken from 1996 to 2004, have uncovered more of these strange headless burials in addition to 21 individuals whose cervical vertebrae bear cut marks indicative of complete decapitation. The individuals include men and women ranging in age from 16 to 65. The number and the standard position of the cut marks (usually on the second-fourth cervical vertebrae; always from the front) indicate an effort far greater than that needed simply to cause the death of a normal (uninfected) person. The standard position also indicates these are not injuries sustained during normal warfare.

[image] Left, first to third cervical vertebrae with cut marks, ventral aspect. Lower arrows point to complete removal of the left and right uncinate processes of the third cervical vertebrae suggestive of complete severance of the spinal column leading to full decapitation (HK43 Burial 350). Right, inferior aspect of axis vertebrae showing cuts going all the way through. This head definitely came off. (Courtesy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image]

Overall, those with cut marks represent less than 4% of the cemetery's population. Thus, one might suggest that the threat of zombification was relatively low, and those manifesting the disease were dealt with swiftly (though in some cemeteries evidence for cannibalism has also been found suggesting that one or two got a good meal first). Of course, if left unchecked, the virus could rage fiercely and it may have been the need for decisive and brave action that was the impetus that l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early kingship in Egypt and at Hierakonpolis in the first place. (Perhaps a careful review of excavation records and skeletal remains from early Mesopotamian city-states is in order.)

While currently this might seem a speculative theory for state formation, the fine preservation of the brains rattling around in the skulls of some of the cut folks does provide the potential for scientific verification. We are currently seeking funding for a major research project to determine if remnants of the virus can be distilled from the preserved brain matter and, of course, more importantly, whether this virus is still viable. If so, it may allow for a vaccination to be developed so that this scourge, which seems to have threatened mankind for even longer than we previously imagined, can finally be put to rest.

[image] Brain preserved in the skull of Burial 350. Analysis may provide the answer to the history of the virus and ultimately leads to its cure!

[image]



在發現的遺骸中,有發現索拉難病毒的特徵,大腦前葉早已全部消失了,還曾發現曾對他治療過。

Little is known about how long the virus can lay dormant, thus it is possible that another outbreak could occur at any time--given its history, especially at Hierakonpolis. With this potential in mind, we asked Tom Flanigan, zombie eradication expert for the U.S. Forestry Service, to draw up a contingency plan for us--see his report below. However, we stress that nothing amiss has been observed during any of our recent excavations (though the number of missing heads is a bit curious).

[image]

Do not panic. We stress that nothing unusual has been observed during recent excavations. (Courtesy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Renée Friedman is director of the Hierakonpolis Expedition.


古埃及百這些殭屍綁在石頭上,並且砍頭。

[image]

Tom Flanigan demonstrates trowel technique for zombie eradication.

[image]

Shovel technique

[image]

The threat will most likely come from local population centers, most probably those working on the excavation.

[image]

The physical anthropologists are obviously the most exposed to the potential of infection.

[image]

Physical Anthropologist Sean Dougherty, our chief asset in the event of a zombie attack.

[image]

If all else fails, places like Hoffman house are designed to withstand a zombie outbreak.

Solanum Outbreak Contingency Plan
by Tom Flanigan

A contingency plan for a Solanum outbreak at Hierakonpolis

When we think of zombies, our thoughts turn to the ghouls from Hollywood movies. Some of us with a background in anthropology may first think of Wade Davis' groundbreaking work in Haiti. Davis purported to discover that zombies were indeed real, and were the work of "Bokor" Voodoo sorcerers using a powder derived from fish toxins called poud zombie (Davis 1988: 1715). Davis' zombies were not truly reanimated dead bodies, but people put into a death-like coma. When the person regained consciousness they were made to be slaves in remote villages.

However here we are concerned with real zombies, reanimated bodies of the recent dead who are driven by an urge to consume living people, in turn, creating more zombies. The idea that zombies are supernatural beings needs to be discarded. They are not the Spawn of Hell, although, they certainly look the part. They are, or were, people who were infected by the Solanum virus. The virus creates a zombie by eating away the frontal lobe of the brain for replication, thus destroying it. The virus mutates the brain and allows the brain to remain alive but dormant and without the need for oxygen. Once the mutation is complete, approximately 23 hours from infection to fully functioning zombie, the ghoul will be on the unending search for living human flesh, thus spreading the infection (Brooks 2003: 2).

What to do in the event of an outbreak

While the history of the Hierakonpolis outbreak (or outbreaks) is certainly educational, it provides us with enough information to know that the potential exists for another one. Great care must be taken during any tomb excavation and when dealing with human remains. A little mummy dust in an open wound or scratch could have you driving the Devil's Cadillac in the fast lane all the way to Zombie-town.

Assuming the virus is unleashed, your first thought might be that you will be dealing with throngs of the ancient Egyptians. This is not the problem. Remember, that Solanum does not reanimate the already dead, it kills living beings and reanimates them into flesh eaters. The threat will therefore come from local population centers, and most likely the Hierakonpolis team itself.

There are two ways to stop a zombie. The first is simply to wait out the outbreak for a number of years until the living dead have decomposed to a level that they no longer present a threat. The second is the head shot. You have to disconnect what is left of the brain from the body. Given the tools on hand at Hierakonpolis this will likely be done with trowels (Marshalltown recommended), but shovels have also been shown to be effective.

Almost certainly the first sign of infection will come from the Hierakonpolis team. I would surmise that the most likely hosts will be physical anthropologists working in the lab environment due to their continued exposure to human remains and that good old fashioned "mummy dust" we are all familiar with. The unfortunate side effect of the infection starting within this specialized group of researchers is that they are generally the least squeamish about decapitation duty. I know for a fact that Sean Dougherty, a physical anthropologist with extensive experience at the site, wouldn't hesitate to lop off the head of any member of the team at any time, and for any reason. As morbid and disturbing as it sounds, guys like Sean can be a real asset in this type of situation.

However, should these experts be unavailable, or have already succumbed, it might be time to consider barricades. The Hoffman House has a number of rooms that could easily be secured against zombie intrusion. Just make sure the room is ghoul-free prior to barricading yourself in it. Treat the outbreak as you would any other natural disaster. Have a contingency plan for food, water, and other necessities, and be prepared to be self sufficient. The fact that the Hoffman House has an existing wall around it with a locking metal gate, a water system, solar power, fruit-bearing trees, and a vegetable garden, puts you in a great position to survive. In fact, the house is situated so well, tactically speaking, it is hard to imagine that the original architect was unaware of the potential of the house as a defensive position in the event that the dead would rise again.

This may seem absurd, but you won't think its funny when you are feasting on the corpses of your friends and fellow researchers, in fact, you won't be thinking at all.

難道這又是索拉難嗎?

評論:一般索拉難是可製造出新器官,難道這個病人在死亡前就以患了病,導致死亡後依然還像個活死人一樣,難道這個人對該病毒有了免疫?是蠻特別的案件~~

李醫生真沒想到,自己為了救治人們的病痛而學醫,行醫幾年來見過無數的病人,其中卻有一些情況很特殊,他也懷疑自己是眼花或是真的見鬼了?他也不懂自己有時所遇見到的怪事,其他同行又是否曾碰上?
因為,一般上進入診所見醫生的病人,都是體溫超常的高!就算是發冷也不會冷到「離譜」。
然而,卻有兩次,他探測到病人的體溫竟然是相反的!而且,那病人還沒拿藥,就離奇的消失了。

李醫生追問外面的護士,護士卻一臉茫然的搖搖頭道:「我都沒見過你所形容的病人哦!」
今晚,李醫生又值夜班,夜班的時間是從午夜十二時到早晨八時。診所裏空蕩蕩的,李醫生就以閱\讀來打發時間。
時間到了凌晨三時,護士敲敲門,遞進一份文件夾:「剛進來了一個發生意外的人,看樣子頗嚴重。」
李醫生馬上洗個臉整裝起來。

門打開了,是一個中年人,看他額上流著血跡,臉色蒼白,行動也顯得很辛苦似的。
李醫生叫他躺下後,即一邊探測病人的體溫和探問病情。
病人有聲無力、語氣薄弱的說:「我為了趕時間回家,就將車速駕得比平時快了點,那知道一個不小心,就發生了意外,我失控撞入水溝內。」
他繼稱:「意外發生在荒涼的郊區,我心裏一直想著要回家!就漸漸地從昏迷中轉醒過來,於是拼命的爬上路面,剛巧有一輛車經過,就把我載到這裏來。」

李醫生聽罷病人所言後再作探測時,突然第六感告訴他,眼前這個病人的情況與上次的特殊怪異情形又是極相同的!
李醫生心裏暗暗吃驚,因為,他竟然發現眼前的病人,並沒有心跳聲!他為了肯定自己的判斷沒錯,以及推翻「鬼怪」的胡扯說法,他更加用心去檢查。
經過聽筒與把脈的探測,他的額頭隱隱約約的冒出冷汗來!病人真的是沒心跳!人若心跳停止,就是死人了!

而且,在自己的行醫經驗判斷下,眼前的病人肯定已經死去了一個小時,也就是說,當車禍發生時,他就已經死在那裏了!
李醫生發現這個病人的「死亡跡象」越來越多,這個病人不單沒有呼吸!他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而溫度測量器亦表明,此病人的體溫一直在下降著!
李醫生覺得眼前的病人,其狀況是陷入了將昏迷、僵硬的階段,這是人死後的正常現象。

突然,病人勉強地張開眼睛問道:「醫生,我越來越感到不舒服,你要醫治我,我還要趕回家,家人都在等著我回去的,我有一個很可愛的女兒。」
兩行淚\水自病人臉上流下:「醫生,我的手為何沒有了痛的感覺?」病人舉起手來,只見其手臂上插著一大塊玻璃片,血液已經凝固了。病人又說:「我的感覺、聽覺都不像之前那麼清楚了,到底我的情況如何了?」
李醫生感到十分驚震,因為他可以十分肯定眼前人的確是一具活屍!李醫生暗忖:「幸好我生平沒做過甚麼虧心事,所以它是不會對我怎樣的。」

李醫生深深地吸了口氣,就以慣常的口氣說:「你現在感到如何?」活屍平淡的表示:「我感到身體的很多地方都漸漸麻木僵硬,現在我要轉身也有困難,到底我的身體出現了甚麼毛病?醫生。」
李醫生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氣道:「你先別著急,我講個故事給你聽。我閱\過一本名叫『死亡九分鐘』的書,裏面講一個人,平時很熱愛家庭,特別是他只有一個女兒,就更是常常想念著家中年幼可愛的女兒,有一次,他因想快點回到家抱抱女兒,就將車開得很快。豈料途中發生車禍,他當場死亡,但因為他的『要回家念頭』很強烈,結果,他的魂魄就回家去了,然而,他雖然站在家人的面前,家人依然看不見他的存在。」

李醫生望著活屍說:「我雖然是個醫生,但是,有時候親眼見著一些奇怪的事時,我只好相信靈界的存在。我相信當一個人有著強烈意念時,有時能使一個人做出超人的行為,也是所謂的激發內心的潛能!」
活屍自言自語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已經在剛才的車禍中死了,只是我的『回家強烈意念』促使我死了還能變成活屍來求醫,以便能回家。」活屍流下淚\水來。

李醫生嘆了口氣:「我是醫生,我看得出你將快要恢復成死去的屍體了,你有甚麼話要對家人說嗎?我可以轉告他們。」
活屍悠悠地說:「我很捨不得我所愛的家人,尤其是我唯一的女兒。」活屍說完,就寂靜了。
活屍的家人接獲李醫生的電話,就匆匆趕到診所。李醫生表示,是路人將他載來,他只留下幾句話就傷重不治。
 

俄直升機拍下"活死人"攻擊人類?!

http://www.wretch.cc/blog/tom61930726/12145572


3大論點跟新聞資料。
1、俄羅斯赤塔市被封鎖(毒氣外洩)。
2、鳳凰衛視成立專題追蹤。
3、俄羅斯國內網站所有視頻遮罩。



直升機機組人員視頻中俄語對白粗略翻譯
A:...報告現場情況
B:還擊中,長官,還擊中...
A:確定敵方人數和傷亡....情況
B:...是的,是的,敵人.....多名追擊中....擊中目標,長官,擊中目標!
A:敵人有傷亡嗎?敵人有傷亡嗎?
B:繼續..還擊......他丟掉了武器!長官,他被包圍了!
A:你確定.....注意!
C:他完了,他完了!




對這個很感興趣``特地找了一些資料
俄直升機拍下"殭屍"攻擊人類視頻
鳳凰衛視已經開了一個專題節目報導此事件(影響太大害怕引起恐慌,就沒有發布詳細情況,報導還是以滾動字幕的形式播出,內容說的是毒氣洩漏,也和殭屍沒關係.... )不過目前官方封鎖了消息,許多細節我們不得而知或是忽略了,所以許多人認為是用電腦做出來的,認為是《迷失地帶STALKER》遊戲動畫(我全通關了也沒看到這段動畫,而且遊戲風格和視頻內容差別巨大!製作方不賣弄遊戲畫面就謝天謝地了,怎麼也不可能製作模糊的畫面來宣傳),認為是惡搞,還以為是一年以前的新聞,但意外的是俄羅斯官方24日下午宣布將事發地點俄羅斯西伯利亞赤塔市封鎖,說的是軍事基地毒氣洩漏.....還記得切爾諾貝利的事故嗎,創造了世界上最大號的吃人巨鼠!(1988年的事,美蘇聯合考察隊進入污染地區收集輻射數據,發現當地老鼠等生物發生染色體變異,成群結隊攻擊考察隊員,軍隊對當地進行了清除行動)當年的一幕幕和現在是何其相似啊.....
最後俄軍士兵被活生生分屍了! !!也有人質疑這點,為什麼人的軀體那麼脆弱?像是豆腐做的一樣,其實狒狒這種生物只用兩秒就可以扯斷人手(靈長類生物攻擊人類的事情時有發生,見過被巨型黑猩猩吃掉的人嗎?屍骨不全),攻擊他的怪物可能因為藥物的作用被激發了人體潛能而肌肉硬化(力大無比,身體可以承受很大的衝擊力),他用槍的姿勢絕對是經過訓練的東西伯利亞軍團而且只有貝加爾軍區的軍人才有披風!關於拍攝器材..白天不可能使用夜視儀,要不然畫面就是一片雪白所以是夜裡(2點06分)拍的。估計是MI-24用紅外電視制導導彈的瞄準顯示器拍到的藥物實驗失敗的怪胎攻擊軍事基地倖存者的片段,因為是架武裝直升機進行緊急偵察任務所以不可能裝備武器,也不可能實施低空救援!
這不是電影《驚變28週》(我看過很多喪屍題材的電影但我重來沒見過這段畫面,也不可能拍得那麼寫實),不是使命召喚裡4裡AC-130的惡搞(難道沒人見過飛機的轟炸視頻?),也不是<本能>裡的開頭動畫!也沒有所謂的"蒙尼沒尚梁"基地,那是有人質疑視頻的真實性而故意編造的搞怪名稱!需要說明的還有視頻是遠紅外而不是熱成像,熱成像是彩色顯示溫度的,同是紅外線但使用的波長和頻率不同,效果也大不一樣。直升機在平行盤旋這樣的情況下是看不到AK-74的子彈彈道的(而且是在模糊的畫面中,有難度)。物體運動既做功,做功便會產生熱量,這也是大家都懂的道理,不要胡亂的猜測事件的真實性,雖然俄羅斯發布視頻的官方網站已經封閉了,(應該是政府下的命令)但是國外的一些網站卻能鏈接到一些資源,只不過顯示的時間不是視頻的拍攝年份,而是發布者在該網站第一次登陸註冊的年份!從他們的用戶名註冊中是看得出來的。
視頻中可以聽到機組人員也嚇得喘氣!仔細看人血在冷卻!本人認為不是電影裡的那些殭屍啊喪屍之類的幻想怪物,所以不要胡亂猜測病毒感染啊,殭屍沒體溫啊,喪屍不會跑之類的電影情節...是否具有傳染性?軍隊本是以藥物之名進行實驗,估計不存在病毒感染的情況而且進行這樣的研究只是為了提高士兵作戰能力並沒有將其作為生化武器.再說民間誰又可能知道軍隊的那些秘密。應該就是軍隊藥物實驗失敗的產物和所謂的殭屍沒一點關係!軍隊是強大的,消滅它們!!烏拉~~~~~~~~
視頻中機組人員俄語對白粗略翻譯(更新):A:......報告現場情況B:我看到他了...還擊中長官還擊中A:確定敵方人數和傷亡....情況B:..又來了...是的是的敵人.....多名追擊中....跑啊......又開槍啦!長官擊中目標!
:敵人有傷亡嗎?敵人有傷亡嗎? B:繼續通知..還擊......他丟掉了武器!長官他被包圍了! A:你確定.....注意! B:上帝啊.....C:他完了他完了.....! ! A:帶他離開那裡........  
以下是相關資料!
俄羅斯軍方正試驗一種可以令士兵不會感到疲倦、傷痛、連續多日不用睡覺的藥物“莫達非尼”(Modafinil)。該藥俗稱“喪屍藥”但藥物的副作用會導致試藥生物精神崩潰和異常的攻擊行為該實驗被一度終止。其實該種藥物的研製早在二戰時期,納粹就已提出過設想,到後來越南戰爭時期,美軍就進行過實驗,結果不明...應該是研究成功了,但副作用還是存在,看2002年的誤炸事件就能說明美軍已經在士兵身上使用該藥......
英國國防承包商凱奈蒂克公司2001年表示,他們已接受國防部近3000萬英鎊資助,測試包括莫達非尼、麻黃素及咖啡因等藥物應用在軍人身上的可行性。服用該藥後不到1小時就可產生效果,藥效可持續60至80小時。
在2002年,兩架美軍戰鬥機在阿富汗誤炸加拿大步兵部隊,造成4人死亡,事後美軍被揭發曾讓兩名肇事飛行員服食安非他明,目的是讓他們在長時間飛行期間保持清醒狀態,但藥物的副作用令兩人事後處於情緒暴躁,精神失常和精神恍惚狀態.
轉至xx論壇  
 
英科學家通過埃博拉病毒熱解釋死人復活的現象
 
埃博拉病毒熱不確定和索拉難病毒是同一種
 
(Ebola virus)又譯作伊波拉病毒,是一種能引起人類和靈長類動物產生埃博拉出血熱的烈性傳染病病毒,有很高的死亡率,在50%至90%之間。 埃博拉病毒的名称出自非洲扎伊尔的“埃博拉河”.埃博拉病毒的名稱出自非洲扎伊爾的“埃博拉河”.
埃博拉病毒熱
埃博拉病毒熱-症狀介紹
一個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將會陷入昏迷或者昏厥狀態,而這一徵兆與臨床死亡極為相似,所以經常被認為這個病人已經死亡。 但是,幾個小時或者幾天后,這個病人忽然甦醒,並且進入一種極具攻擊性的狀態。 這個意識模糊的病人將撕咬所有運動的物體,包括人類和動物。這種疾病將使得病人分泌大量的唾液,並且引發內出血現象。 但是,在外人看來,這個“忽然復活的死人”嘴角流下了鮮血、眼神變得呆滯,已經變成了一個“ 殭屍 ”或者“ 詐屍 ”。
埃博拉病毒熱
 
 
 
 
 
 
 
 
 
 
埃博拉病毒熱-並發症
感染者均是突然出現高燒、頭痛、咽喉疼、虛弱和肌肉疼痛。 然后是呕吐、腹痛、腹泻。然後是嘔吐、腹痛、腹瀉。 发病后的两星期内,(并非病毒外溢,而是病毒躲在巨噬细胞里,巨噬细胞向免疫系统发出警报,释放出大量的细胞激素,细胞激素浓度达到较高水平,血细胞冲破毛细血管壁,形成出血),导致人体内外出血、坏死的血液很快传及全身的各个器官,病人最终出现口腔、鼻腔和肛门出血等症發病後的兩星期內,(並非病毒外溢,而是病毒躲在巨噬細胞裡,巨噬細胞向免疫系統發出警報,釋放出大量的細胞激素,細胞激素濃度達到較高水平,血細胞衝破毛細血管壁,形成出血),導致人體內外出血、壞死的血液很快傳及全身的各個器官,病人最終出現口腔、鼻腔和肛門出血等症
埃博拉病毒熱-預防
在人類之間,病毒通過與受感染的人的體液 ,例如血液的直接接觸傳播。 埃博拉发热的潜伏期从两天到三个星期不等。埃博拉發熱的潛伏期從兩天到三個星期不等。 症状也不相同。症狀也不相同。 但是当发病时通常有突然而明显的高烧虚脱关节痛 、腹部疼痛和头痛的症状。但是當發病時通常有突然而明顯的高燒虛脫關節痛 、腹部疼痛和頭痛的症狀。 这些症状进一步发展为呕吐、 腹泻结膜炎器官损坏(特别是 ), 蛋白尿 、以及内外出血,通常通过肠胃道。這些症狀進一步發展為嘔吐、 腹瀉結膜炎器官損壞(特別是 ), 蛋白尿 、以及內外出血,通常通過腸胃道。 在6-10天内,病人就会或者死亡或者康复。在6-10天內,病人就會或者死亡或者康復。

目前没有有效的特效疗法,也没有埃博拉病毒的疫苗目前沒有有效的特效療法,也沒有埃博拉病毒的疫苗

埃博拉病毒熱

這種病毒來自“Filoviridae”族,與馬爾堡病毒類似。 “埃博拉” 病毒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病毒,这种病毒最早是于1967年在德国的马尔堡首次发现的,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埃博拉” 病毒是一種十分罕見的病毒,這種病毒最早是於1967年在德國的馬爾堡首次發現的,但當時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1976年在苏丹南部和扎伊尔即现在的刚果(金)的埃博拉河地区再次发现它的存在后,才引起医学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埃博拉”由此而得名。 1976年在蘇丹南部和扎伊爾即現在的剛果(金)的埃博拉河地區再次發現它的存在後,才引起醫學界的廣泛關注和重視,“埃博拉”由此而得名。 该地区靠近1976年Nhoy Mushola记载的在扎伊尔的Yambuku和苏丹西部的Nzara第一次爆发的地方。該地區靠近1976年Nhoy Mushola記載的在扎伊爾的Yambuku和蘇丹西部的Nzara第一次爆發的地方。 在这次爆发中,共有602个感染案例,有397人死亡。在這次爆發中,共有602個感染案例,有397人死亡。 其中扎伊尔284例感染,有151例死亡;苏丹有284例感染,151例死亡。其中扎伊爾284例感染,有151例死亡;蘇丹有284例感染,151例死亡

這是一種專攻靈長類的病毒,但並不是每個人感染後都會便殭屍,大部分會直接死亡。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又長香菇不奇怪但是居然給我生在產木上.....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科學家們將這種動物命名為『基瓦多毛怪』(Kiwa hirsuta)。科學家說,這種動物與其它甲殼類動物截然不同,因此他們為『基瓦多毛怪』新創了一個動物類別和新的科屬。這種動物在巴黎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的期刊中有記述:它身為白色,體長5.9英寸(約合15厘米),其大小和一個沙拉盤差不多。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來西亞柔佛州大腳怪傳聞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一些探險隊還深入林區尋找大腳怪的蹤跡,為此該州宣布一項禁令,一旦發現外國人進入叢林,尋找傳說中的大腳怪,就將其逮捕,面臨3年監禁或2500美元罰款的懲罰。世界各地有許多所謂目擊大腳怪的報導,在北美人們叫它大腳,在亞洲和歐洲的高山雪原,人們把它稱為雪人,而處於熱帶的馬來西亞人則叫它馬瓦。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來西亞的柔佛發現有比人腳大的恐龍足跡,留在馬路上,這個奇怪巨大的腳印,是一名江金財馬來西亞人所發現的,足的泥濘大腳有1英尺多長,踩在柏油路上特別清楚可見,很像恐龍足跡的腳印,或者是未知巨大的靈長類黑猩猩所留的。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的研究人員近日宣布,他們在東南亞發現了生物界中最為潔白的生物。領導這次研究活動的皮特.伍庫西奇指出,在這種被命名為白緦角金龜的甲蟲的外殼上覆蓋著一層構造非常特殊的結構,而針對這種結構的研究有助于開發出神奇的人造材料。白緦角金龜的尺寸與人指尖相當,,外表非常異常的明亮、潔白,白緦角金龜的潔白程度要遠甚于牛奶和人類所擁有的最為白亮的牙齒。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科學家日前在哈瓦那一個公園的河岸,發現了一隻神奇的雙頭龜,而且這隻看起來非常的健康。這並非是自然界頭一次發現這種神奇的動物。2003年的時候,南非威靈頓的諾爾丹尼爾斯昨天向人展示他的一隻雙頭龜。2003年9月9日,馬來西亞的一個龜類動物研究中心展示一隻奇特的雙頭小烏龜,這隻小烏龜當時只有5天大,是該研究中心自己孵化的一批烏龜中的一隻。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際動物保護組織2002年6月宣佈,科學家在巴西中部亞馬遜河流域發現一種體型只有小指大小的猴子新品種。這種猴子是由荷蘭科學家馬克‧範羅斯馬倫所發現。這種銀猴被命名為卡利斯布斯‧斯蒂芬納什,他們有黑色的前額,臉頰、胸脯和四肢內側為紅色。頭和身子長27.5公釐,尾巴長42公釐,平均體重690公克這是自1990年以來新發現的第38種靈長類物種。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在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裡,你必須十分謹慎加小心,因為一不留意,就可能撞上全世界最毒的植物:箭毒木。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劇毒,一經接觸人畜傷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臟麻痺,血管封閉,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所以人們又稱它為見血封喉。對此,西雙版納民間有一說法,叫作七上八下九倒地,意思就是說,如果誰中了箭毒木的毒,那麼往高處只能走七步,往低處只能走八步,但無論如何,走到第九步,都會倒地斃命。說起來真是令人心生恐懼,談虎色變!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非洲的津巴布韋以及博茨瓦納境內稠密的灌木叢林地區,生活著一個民族,他們過著一種完全與世隔絕的簡單遊牧生活,而他們與其他民族最大的區別在於他們的腳不是五個趾頭,而只有兩個腳趾,並且整個腳的開頭看上去像鴕鳥的腳爪,那裡的人認為是神靈決定讓部落裡的嬰兒一開始就長成這個樣子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月4月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政府私下透露捕獲到小型的巨型蜥蜴恐龍,但消息不為人知,完全對外界封鎖,據說在2004年3月於Papuanyugia島上發現到這隻非常類似恐龍的生物。不幸在這次行動中,發生了一件非常遺憾的事,並沒有成功捕獲過活體,在捕獲牠時使用了太多大量的麻醉藥,導致這個生物於捕獲1小時之後死亡,現在這具死掉的屍體正搬送往美國的途中,決定在那裡正式進行解剖及其他研究?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偶然再一個國外的網站發現了這張照片

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很變態

這比拉拉山的神木還要大上5倍耶!!

難道年齡也是一般神木的5倍嗎?

一般神木:2500-4500歲

4500成5等餘22500!?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變異??身長一公尺以上的巨大蝗蟲在農場出現,並被人給射殺!

身長1.02公尺,體重約10公斤的巨大蝗蟲,在新西蘭的農場上遭射殺致死。

住在利年頓的巴里•其士拿,坐在貨車裡遇上巨大的蝗蟲。這事發生於1991年3月11日。

那日他還以為這是錯覺,所以沒有去確定。但是在一日,看到自己的農作物給吃掉了,其士拿便鼓起勇氣接近牠。那隻蝗蟲竟然向著他的面,噴了大量的茶色唾液。

他頓然憤怒起來,回家取出來福槍來追趕這隻怪物,但是這個終告徒勞。翌日13日,帶著狗前往追蹤,終於在農場的西面發現了牠,並將牠射殺。

「相信這也只是一隻突然變異的個體吧!」羅伯•索羅博士這位昆蟲學家,分析了這隻蝗蟲的屍體後有這樣的評語。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墨西哥驚現人形吸血獸

http://www.youtube.com/v/NEzPmu5uLhU

http://www.youtube.com/v/bPmZCd3Jce0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恐怖的深海生物─巨大魷魚

去年秋天,一則消息在全球範圍內廣為傳播,這就是日本科學家在太平洋深海成功拍攝了游動的巨魷魚。『在那以前,從沒有人看到過活著的魷魚』,美國自然博物館的古生物學家Neil Landman說。

  盡管Landman主要研究化石,但他也研究巨魷魚。他的目標是揭開巨魷魚的一些秘密並將之應用于他所研究的早已滅絕的海生生物領域。『我曾說過如果有人能夠拍攝到巨魷魚的照片,這對我們理解巨魷魚將是一個巨大的幫助,現在這個目標實現了』,Landman說。

  巨魷魚(the giant squid)的英文名 Architeuthis dux來自于其巨大的體型。雌性巨魷魚體長可達18米。這種巨大的海洋生物長期以來被認為是科學界的一個未解之謎。這是因為沒有人確切地知道這種海洋龐然大物生活于何處,是怎樣生活的。『所以我們現在保存得很好的巨魷魚標本都是由漁夫發現的』,Landman說。當漁夫收網捕獲深海的魚時,有時會將巨魷魚的遺體拖上來。『在過去的15年里就這樣發現了300多只巨魷魚』,Landman說。

  經過嚴格的專業訓練,你可以從一只巨魷魚的標本中收集到一系列有用的線索,這兒正是Landman的古生物學知識的用武之地。『當我研究化石時,我會不斷地想象和推論該種生物曾經是怎樣生活的,這種訓練對我們研究象巨魷魚一樣古老和龐大的動物時非常有用』。

  那麼,科學家能夠從巨魷魚身上獲得什麼知識呢?Landman向《Science World》介紹了有關巨魷魚的一些知識,並指出最近拍攝到的巨魷魚照片的重要意義。 


作為古生物學家,你為何對巨魷魚有研究興趣?

  作為一名古生物學家,我的主要研究領域在于軟體動物的化石方面,但是如果我想對某種古軟體動物的身體構造和生活習性有所了解,我就必須研究其現存的形式,包括巨魷魚。由于古生物形式也是地球生物多樣性的一部分,在現存生物與已滅絕的生物種類之間z瓣ㄕs在一條明確的界限。

  對于巨魷魚,科學家現在知道些什麼,或者說v蛬{為知道些什麼?

  不幸的是,我們對于巨魷魚現在仍知之甚少。我們所知道的是巨魷魚屬于軟體動物門下的頭足綱類動物。巨魷魚與其他的頭足綱類動物特征一樣,它們的口被八條短一些的腕足和兩條長一些的觸手包圍著。它們用布滿圓形吸盤的有力觸手來捕捉食物。科學家也知道頭足綱類動物是最複雜的無脊椎動物,它們是很聰明的。此外,我們還知道巨魷魚有目前動物世界中所知最大的眼睛,足有一個足球那麼大。

  為什麼巨魷魚有如此巨大的眼睛?

  這是我們尚不知答案的很多問題中的一個。日本科學家拍攝到的巨魷魚當時正在大約900米深的海洋中捕獲獵物。那兒沒有什麼光線,巨魷魚需要這麼大的眼睛幹什麼?有一種解釋是這樣的,盡管巨魷魚被認為生活vb海洋中沒有光線的區域,但它們可以用巨大的眼睛去發現自身發磷光的動物或是能夠通過某種化學作用產生光的動物。

  為什麼科學家花費了如此長的時間才發現一只活著的巨魷魚?

  其中一個困難在于計算在海洋中什麼樣的深度去尋找巨魷魚。在海洋中可能有數千只巨魷魚,但科學家如果不能在其棲居水域中尋找,那就不可能找到一只活著的巨魷魚。

  科學家是如何確定巨魷魚生活的海深以便尋找?

  一般的觀點認為應該在海深1000米左右的地方尋找,因為人們從未在淺海發現過巨魷魚。另外抹香鯨也生活vb海深1000米左右的地方。而抹香鯨以巨魷魚為獵物。但我和我的同事希望通過研究巨魷魚的耳石來推測其棲居水域的深度。這個細小的結構類似于半規管,它能幫助動物維持平衡。耳石包含有它形成時周圍環境的一系列記錄,這是通過解讀其包含的氧的同位素獲得的。通過分析氧的同位素之間的比例關系,我們可以得知耳石形成時其周圍水域的溫度。這樣我們將獲得的水溫與海深資料相比照,由于深海的水同有日照的淺海水比起來要冷,這樣我們就可以推測巨魷魚生活vb海深300左右的水域。

  

但是最近拍攝到的巨魷魚生活vb很深的海洋里,這是為什麼?

  由于抹香鯨以巨魷魚為食,科學家于是追蹤這些抹香鯨。科學家往更深一點的地方放餌線,以誘惑巨魷魚。當你放餌的時候餌線經常會有一定的斜度,因為巨魷魚會主動游過來。另外。我對巨魷魚棲居水域深度的估計是基于其整個生命周期的平均數,這意味著在巨魷魚的一生中,不同的生命階段會生活vb不同深度的水域中。

  在日本科學家拍攝到巨魷魚的照片以前,你對巨魷魚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那時我非常想知道巨魷魚是隨水波逐流,碰到什麼抓什麼吃的被動獵手還是積極主動追逐獵物的主動獵手。最近的照片顯示巨魷魚的觸手繞成球狀將誘餌緊緊地包圍起來,因而第一次証明了巨魷魚是主動捕獵者而不是被動捕食。

  最近的照片是否揭開了巨魷魚的秘密?

  幾乎沒有。它實際上給我們提出了更多的有關巨魷魚生活習性的問題。如,它的生命周期是怎樣的,能活vh長時間,它是否是動物世界中長得最快的。下一步將是利用攝像機詳細記錄其生活的情景。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實存在的奇怪生物


歐卡皮鹿,是一種一直到1901年才在非洲薩伊森林發現的大型哺乳動物。它是長頸鹿科中的一種偶蹄動物。它與長頸鹿有親緣關係,是長頸鹿唯一的尚未滅絕的近親。不過第一眼上它看上去更像一匹馬,由於它的後部有黑白交替的條紋,它看上去非常像一匹斑馬。過去曾經有人以為歐卡皮鹿是長頸鹿與斑馬交配產生的,但實際上它與斑馬不是近親。長頸鹿脖子變長之前的模樣跟歐卡皮鹿差不多。歐卡皮鹿的分佈地區是非洲中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的雨林。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紐西蘭深海附近發現"奇異生物" 靠甲烷為生


研究小組拍攝到一種管型蟲

據“新科學家”網站報導,來自紐西蘭和美國的研究人員近

日在紐西蘭附近的深海處首次拍攝到許多奇異的生物。

這些生物生活在紐西蘭東部距海平面1000米的海底,圍繞“甲烷噴泉

”而居。21名研究人員花費兩周的時間來探索這一海域。美國Woods

Hole海洋研究所的巴克-泰勒表示:“這是人類首次探索西南太平洋

的海底泉並進行採樣,這將大大提高我們對這一神秘生態系統的認識

。”

海底泉是甲烷或硫化氫氣體從海床的地下深處冒出來的區域。與海底

熱泉類似,海底泉附近存在獨特的生命形式,可以將海底泉中的化學

物質轉化為能量,在沒有太陽光的情況下生存。此前,科學家在智利

和日本附近海底的“甲烷噴泉”附近發現過生物,而在紐西蘭附近海

域發現還是首次。泰勒表示:“非常明顯,這裡的海底泉附近有著大

範圍的化能合成生物構成的群落。”

泰勒的研究小組已在全球範圍內探索過8個類似的海底區域,這些區

域的深度一般在750至1050米之間。他們使用聲納來掃描海床,搜索

是否某一塊水域富含甲烷,然後將攝像系統伸入每一個可能的區域。

在本次探索中,研究小組拍攝到了一種管型蟲,長度為30至40釐米,

生活在石灰岩之下。此外,他們還拍攝到珊瑚蟲、海綿以及佈滿了蛤

蜊和蚌類的岩石。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戈壁怪物「死亡之蟲」



噴射劇毒液體放射強電流,讓人頃刻斃命--蒙古戈壁沙漠上流傳著一

個離奇的傳說--在茫茫的戈壁沙丘中常有一種巨大的血紅色蟲子出沒

,它們形狀十分怪異,會噴射出強腐蝕性的劇毒液體,此外,這些巨

大的蟲子還可從眼睛中放射出一股強電流,讓數米之外的人或動物頃

刻斃命,然後,將獵物慢慢地吞噬……大家把它稱為「死亡之蟲」。

究竟死亡之蟲只是一個富有神秘色彩的蒙古傳說,還是活生生的荒涼

戈壁沙漠中怪異的生物?英國探險隊已經踏上了尋找它的征程……  


「死亡之蟲」出現意味著死亡和危險  

當人們第一次聽到蒙古傳說中的「死亡之蟲」時,會認為這只是一個

杜撰的玩笑而已,它就如同科幻電影和連環漫畫中的怪異大蟲一樣。

但是,「死亡之蟲」卻似乎並不是一個荒誕的傳說,許多目擊者對它

的描述都驚人地一致:它生活在戈壁沙漠的沙丘之下,長5英尺左右

,通體紅色,身上有暗斑,頭部和尾部呈穗狀,頭部器官模糊。蒙古

當地將「死亡之蟲」命名為「allghoi khorkhoi」,由於這種恐怖的

蟲子從外形上很像寄居在牛腸子中的蟲子,也被稱為腸蟲。據目擊者

稱,每當「死亡之蟲」出現,將意味著死亡和危險,因為它不但會噴

射出致命毒液,還可從眼睛放射出強電流殺死數英尺之外的獵物,而

我們能夠僥倖存活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英文資料中第一次提及「死亡之蟲」是於1926年,美國教授羅伊‧查

普曼‧安德魯斯在《追尋古人》一書中描述了「死亡之蟲」,但是他

還不能完全確信依據蒙古官員們描述的這種沙漠怪物的存在。他在書

中寫道:「儘管現在的人們很少見到『死亡之蟲』,但是當地蒙古人

對『死亡之蟲』的存在表現得非常堅定,而且那些目擊者的描述竟驚

人地相似。」  


捷克探險家欲三度探險「死亡之蟲」  

捷克探險家伊凡‧麥克勒是探尋「死亡之蟲」的權威專家,他早在19

90年和1992年分別兩次來到蒙古尋找「死亡之蟲」的蹤跡,儘管前兩

次探險並未達到自己的預期目標,但是他已被「死亡之蟲」的神秘感

深深吸引。  

今年夏天,麥克勒將再次來到蒙古實現自己的探索心願,這次他將有

備而來。他的計劃是乘坐超輕型飛機低空飛行在蒙古戈壁,進而有效

地擴大探索範圍,他希望通過這種方法發現躺在沙丘上曬太陽的「死

亡之蟲」,將「死亡之蟲」具體的生活習性和特點記錄下來,填補蒙

古當地人有關「死亡之蟲」不詳實的資料。  

依據前兩次探尋經驗,麥克勒編寫了一份具有實用價值的「情報資料

」,是陸續前來探索「死亡之蟲」的科學家和獵人們的必讀信息。

麥克勒在這份資料中指出,外形像香腸的「死亡之蟲」體長為0.5米

,如同男性胳膊一般粗細,類似於牛體內的腸蟲。它的尾端很短,就

像是被刀切斷一樣,尾端不是錐形。由於「死亡之蟲」的眼睛、鼻孔

和嘴的形狀很模糊,讓目擊者乍一看無法具體辨識其頭部和尾部。它

整體呈暗紅色,與血液、意大利臘腸的顏色十分接近。「死亡之蟲」

的爬行方式十分古怪,它要麼向前滾動著身體,要麼將身體傾向一側

蠕動前進。  

「死亡之蟲」生活在荒無人煙的沙丘之下或炎熱的戈壁山谷之中,通

常目擊者看到「死亡之蟲」都是在每年天氣最炎熱的6月和7月。其他

的時間它會鑽進沙丘中過著冬眠般的生活,除非戈壁沙漠喜逢降雨,

「死亡之蟲」會鑽出沙丘沐浴戈壁難得的清新濕潤。  


英國探險隊已經踏上探尋「死亡之蟲」的征程  

前不久,英國探險家亞當‧戴維斯組建了一支探險隊,不遠萬里從英

國來到蒙古茫茫戈壁,探尋「死亡之蟲」的蹤跡。據瞭解,戴維斯一

生中最大喜好就是探索地球神秘區域,他曾經組建探險隊前往印尼的

蘇門答臘島和剛果。

戴維斯說,「最初我是從互聯網上瞭解到『死亡之蟲』的相關信息,

在互聯網上有許多關於蒙古『死亡之蟲』的故事。多年以來,生活在

當地的牧民談蟲色變,他們拒絕談論『死亡之蟲』,它實在是太可怕

了!」  

戴維斯此次探測得到好友安迪‧安德森和當地蒙古嚮導的幫助,他們

探險征程上第一個露營地是戈壁上的一處破舊寺廟。在捷克探險家麥

克勒1990年第一次探險時,這處寺廟還有許多僧侶,也許麥克勒對「

死亡之蟲」的印象多數是從僧侶口中得到的信息。而如今這裏卻是一

片殘垣斷壁。  


「死亡之蟲」雕刻是蒙古博物館的亮點  

沿途中戴維斯一路向牧民們問詢有關「死亡之蟲」的事情,儘管許多

牧民表示曾看到過它,但無法為探險隊提供「死亡之蟲」詳實的生活

習性和出沒地點。  

在路程中,首次讓探險隊看到希望的是戈壁國家公園,在一位嚮導的

解說下,他們在博物館內看到「死亡之蟲」的雕刻展示物,還有當地

雪豹、野生白山羊。嚮導還表示:神秘的「死亡之蟲」是博物館的驕

傲和遊客關注的亮點。同時,熱情的嚮導還告訴他們,30公里外的一

位老者多年以來一直潛心研究「死亡之蟲」,或許從老者那裏可瞭解

更多的信息。  

在那位老者的蒙古帳篷裏,他在探險隊的地圖上指出「死亡之蟲」經

常出沒的地點,這些通常是地勢險要的地區。他並告訴戴維斯,「死

亡之蟲」一般在6、7月份出現,還有每當降雨之後,Goyo草(蒙古戈

壁開著小黃花的植物)綻放花朵時,「死亡之蟲」就會鑽出沙子。此

外,他還指出,在一個死亡之蟲時常出現的戈壁山谷中,還生活著帶

有劇毒的蜘蛛和毒蛇,它們從不畏懼人類的出現,它們會向入侵自己

領地的人類發動致命攻擊。  


當地居民曾與「死亡之蟲」親密接觸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探險隊來到一個據稱從未有外國探險家到達的區

域。在那裏一位青年人稱,3年前在一口井附近曾看到過「死亡之蟲」

,而且村裏的居民經常看到它的蹤跡。  

在途中戴維斯接觸到一位男子,他向探險隊表示自己曾無意碰到過「

死亡之蟲」,可怕的「死亡之蟲」噴射的毒液將自己的手臂燒傷,當

他忍著疼痛將「死亡之蟲」放在冷卻的安全氣袋,「死亡之蟲」卻噴

出綠色腐蝕性毒液從氣袋中逃脫。  

依據探尋途中獲得的信息和資料,戴維斯一行決定自己碰碰運氣尋找

「死亡之蟲」的蹤跡,他們在三個據稱「死亡之蟲」時常出沒的地點

「安營紮寨」,並決定在每天不同的時間段搜尋「死亡之蟲」。他們

淩晨搜尋兩個小時、早餐後和午餐後各進行兩小時,在傍晚他們也四

處搜索「死亡之蟲」,但是一天天過去了,每天搜索六七個小時,他

們卻仍未尋找到它的蹤跡。  

戴維斯此次探險之旅,雖然未親眼目睹「死亡之蟲」,但他仍對「死

亡之蟲」的故事充滿信心。他引用安德魯斯的話稱:「如果不是『死

亡之蟲』的故事流傳如此廣泛,每一位目擊者對它的描述如此一致,

人們都會將它作為一個離奇的傳說。」但事實證明,英國這支探險隊

已被蒙古神秘戈壁所深深吸引,戴維斯表示今後他將組織第二次探險

,揭開「死亡之蟲」的神秘面紗。

 

a270188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